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灵魂去处,良心如枕!

网易名博:临海而立长发飞舞时,心绪使然。与您宿醉一场,共赏月落日升,感受春暖花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幽幽古径深,远客慕泉林。久觅疑无处,忽闻是有琴。几盅除宿累,一瓣解香心。不舍山中趣,同君仔细斟!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【原创记录】 【逍遥程飞与其爱妻的通话全记录】文\逍遥程飞   

2007-03-25 17:11:29|  分类: 青春同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文\逍遥程飞

  逍遥程飞有一个幸福和谐美满的家庭.我和妻子都没有过婚外恋的经历.但我们很多朋友都有过那种开始时轰轰烈烈最后却行同末路的经历.我们经常对发生彼此身边的案例进行交流.妻子是一名教师,是一名优秀英语教师.几天前,被派往北京,参加全国教材编写审核工作.现在每天,我们都通过网络进行着联系.我知道,在4月上旬在她回来之前,我要对孩子付出更多的精力与父爱.

  昨天,我们再次联系,她说看到了我博客里的文章.是那篇<<婚外情的第一被告是"女人">>的文章.她开始同样感觉我说的有点片面.但当我解释我的初衷时,她会心的笑了.因为她明白,我只是想看看广大博友的想法,以及我想奉劝现在想婚外恋的男人们最好避而远之的心绪,因为她知道我的话还没有说完.

  今天,我们又取得联系,在问了孩子的情况之后,她又说起了我的<<疯狂的社会 荒唐的逻辑>>一文.她对我说,何苦要让自己挨骂呢?好象是我们自己有毛病似的!她还说,因为我们都信仰并追求传统伦理道德的,怎么能和追求另类新"精神生活"的男男女女说明白呢?我告诉她,只要真正能再次引发人们对此问题的深刻思考就知足了.至于什么结果,是男人改变的更多,还是女人改变的更多一些,亦不是我们所能决定了的.

  她亦认为,现在的确在"婚外情中男人女人没有对与错,没有谁是第一被告之说的这一真理大旗的幌子下,很多女人从心底里发生了或盼望着发生变化.她说她的一些女朋友即是如此.这种心绪的变化,的确和争取"女权"以及社会上某些论调的"支持"有关系.

  我们不得不承认,现在较20年前,婚外恋现象徒然增多了起来.可怜的是,现在的人们却生活在多维空间里.因为没有统一的道德标准,所以看来这一问题,真的还需要时间的检验与历史的见证了.

  婚外情意识观念,在西方经历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后,现在也开始陆续回归到了传统的婚姻道德观念上来.但我知道,那是需要时间的.也许,在我们国家也会是一样的情况.在人类社会发展的进程中,我们不得不承认在某些方面还不如西方国家.所以,我也不想再说什么了.但我知道,一定会有许多和我同样想法的人,努力抓住这一突破口,争取尽早解决该问题的.

  人性之根本,亘古以来,很难改变.但我们却可以改变人的观念.当通奸罪被取消的时刻,很多人就依稀地感觉到,婚外恋必定会多了起来.还有很多其他的原因,促使和导致了这一现象的发生和越发泛滥起来了,这非个人能力所及啊!呜呼!

  可是,正如爱妻所言:为什么现在就是有那么一些男人,去积极鼓吹女人可以有权利去进行婚外恋呢?为什么会有那么一些女人,既想当(找)情人,又想给自己立牌坊呢?为什么不能维护传统的婚姻观念呢?真爱也好追求什么也罢,都应该先摆脱婚姻之后,再去谈及才对.

  我知道,很多朋友(包括我的妻子)与我一样,依旧向往并追求传统的道德婚姻,依旧认为,更多的是因为女人的变化,才造就了今日如此多的婚外恋之现状;依旧认为,最可行的办法是让女人深刻认识到自己观念信仰之错误;依旧认为,通过艰苦的努力,可以让女人回到20年前的追求真爱,自尊,自爱的曾面上来;依旧认为,只有把那部分女人极其帮凶做为批判的突破口,才可以逐渐改变这一让人痛心的局面.

  在通话的最后,在沉默良久之后,我对爱妻说,我不打算在网络上面再说此问题了.

 

相关链接点击直接进入**

【原创】【警惕:婚外情的第一被告应该是女人!】

【原创】 【疯狂的社会,荒唐的逻辑】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8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